进口韩国日本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报关物流

2019.07.09

-------凤凰老江访谈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清关物流专家叶彬郎

凤凰老江持续关注进出口航运贸易一线现场的数据信息,重视一带一路经济氛围下的企业案例与企业家观点。广州威盟进口供应链公司董事长叶彬郎,6月22日在南沙港举办了“威盟进口机电仓库”启动仪式;6月29日在东莞主持广州航海学院“亚洲航线服务论坛”。

广州威盟供应链董事长叶彬郎,从事进口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报关物流工作已19个年头。威盟进口报关物流团队、威盟进口机电吊装搬运团队,专注作业全球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门到门运输的细分服务领域,进口机电经验丰富,进口服务案例很多。

凤凰老江这次深度访谈,我们交流了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清关物流的很多案例。叶彬郎多年来的一线工作现场信息案例、见闻感触很是丰富,其对进口机电设备生产线的嗅觉相当敏锐到位。甚至来说,作为进口机电物流一线专家,叶彬郎对中国电子信息工业的预期观点也颇有深度。

(2019年6月22日,广州南沙港,威盟供应链 “进口机电仓库”启动仪式)

(2019年6月29日,东莞,叶彬郎主持“亚洲航线服务”论坛)


(一)日本韩国二手旧机电设备成套生产线进口报关物流的服务体系

凤凰老江:请你解释,为什么专门提及日本韩国的二手旧机电生产线?

叶彬郎:这是尊重工业圈的客观情况,相关全球制造业的分工转移,亚洲过去20年都是日本韩国和台湾岛向中国内地输送技术与机器。即使是今天,按2018年的数据,中国对日本、韩国、台湾岛的贸易都存在逆差。相关前五名的进口贸易商品包括机电设备与零件、光学及医疗仪器、精细化工、塑胶制品、贱金属制品;其中进口份额占比70%以上的,就是机电设备与零件。

威盟供应链叶彬郎进口团队的成长,最初也仅从事简单的进口机电报关报检、海运订舱的工作。

2012年之前,外资企业与民企进口机电业务相当频繁,叶彬郎团队忙碌于办理机电生产线进口许可证、安排旧机电海外中检手续、安排驳船订舱、执行进口港的清关完税动作等。

2013年开始,随着中国制造业升级转型,进口机电设备需求也从普通的中低端注塑机、CNC综合加工中心、电路板回流焊生产线、普通生产母机,转向中高端的机床设备,如高精度的CNC机床、半导体晶圆切割机、高端喷涂生产线、全自动机械手、全自动化的精密机床、升级换代的光电制造机床、显示面板AI智能硬件等生产线等。这些中高端的升级设备,从性价比,或从产业转移线路的趋势,恰是从日本韩国卖到中国(相对而言,中国的纺织机、木工加工、纸箱印刷、普通加工机床、注塑机,转移到东南亚多国)。


凤凰老江:也就是说,客观的日本韩国机电生产线输入中国的市场走势,决定二手旧机电进口清关物流服务的方向。

叶彬郎:对的。威盟进口供应链团队,针对日本韩国和台湾岛的进口机电设备与零件之贸易实况,内部实施一套二手旧机电设备进口报关物流的服务管理体系,包括进口旧机电的海关编码归类、进口备案、海外中检、香港仓库中转、进口海关审价、进口查验、进口国内仓库中转、专业生产线吊装运输等链条工作。


凤凰老江:进口日本韩国的机电生产线,跟进口欧美生产线,在进口清关物流手续有什么不同么?

叶彬郎:从主体的角度,中国口岸的进口政策,是硬性的,对于所有进口国的机电产品,大至相同。若从客体来看,进口日本韩国二手旧机电生产线,有自身的明显特性。

其一是机电分类,目前中国进口最多的是日本韩国的光电设备、半导体设备、其它具有性价比的二手挖掘机等。

其二是日本韩国的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采购价格相对较低,在进口申报环节需要说明具体的采购价格情况。

其三在大量操作日本韩国二手旧机电生产线进口报关的过程中,要注意旧机电产品的装柜清洁情况、机械危险部位的安全警告标示、品名、用途、牌子、型号、产地、年份、成色、制造商、单价、数量等进口申报指标。

总的来说,威盟进口供应链团队,基于进口二手旧设备进口手续的单证严格、完税严格、监管严格、后续稽查严格等管理,非常重视相关进口单证缺失、单证模糊、单证不符的进口清关做单制作与进口物流调度工作。经过长时间的进口业务累积,威盟服务团队在沿海各港操作进口各类型的机电设备业务,技术过硬,安全高效。

(二)进口显示面板生产线与半导体设备的清关物流服务、精密吊装搬运服务。

凤凰老江:叶总所言,威盟供应链团队操作过很多显示面板设备生产线进口报关物流业务。进口机电物流已经是细分服务;还有进口显示面板设备与半导体精密机床设备清关物流的专业细分?怎么个说法?

叶彬郎: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设备,在5G 通讯低延迟、高网速的生产力大潮下,中国显示面板产业站在绝对的风口。这个基础上,结合到现代安防,家居,工控,特别是三显(电子,教育,手机)等硬件升级市场,中国显示面板产业无疑是能量巨大,保持稳中上升的高效突破。

2016年是OLED和LCD产业分水岭交替年,中日韩包括台湾岛面板厂都高举OLED大旗。几年下来 OLED只是雄踞一方,LCD仅仅失去一点疆界。比照原来的OLED势力的两大部落,“三星”与“LG”,三星玩小尺寸,LG玩大尺寸;再结合目前普遍的高性价比LCD的存在,有不少圈中人推崇QLED面板,他们预测未来10年,大可能升级更加具有性价比、可落地、可操作投资的QLED。

按趋势,中国面板与半导体等制造业要走一段“高投入、重资产”的长路,国家工业政策高度重视。多数省市分别在工业用地、厂房建设、水电补贴、无尘车间装修补贴、电子工业“隔”环保处理配套措施,或营业额与财税的对赌协议,都给予面板制造企业的鼓励与便利条款。

威盟进口供应链团队认为,中国的显示面板制造业,相关显示面板新材料、屏幕量子材料加工、面板成品、智能终端装备等等产业链的投入,都在继续加大。


凤凰老江:我观察到长江流域的大城市,这几年下来,很多大厂房在建设。很多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科技、半导体企业、光电企业等制造业在投产,确实是这么一个产业浪潮!请问,进口显示面板设备与半导体生产线的清关物流服务、精密吊装搬运服务,属于什么分类的服务范畴呢?

叶彬郎:威盟进口工程部,专业承接在韩国、日本和德国二手显示面板生产线的拆机拆线、吊装搬运工程。进口运输环节必须配套专业的防震气垫恒温拖车服务、吊装、位移作业。


凤凰老江:叶总的意思,这些进口显示面板设备生产线很精密很昂贵,务必需要专业的吊装搬运工具来处理进口运输作业。

叶彬郎:是的,虽然机器吊装搬运是粗线条的物流作业。但我们执行服务流程会相当细腻严格!进口一套韩国显示面板设备生产线,一定不能出现碰撞,甚至不能出现一点点刮花。而且,必须保证到运输吊装过程的防震、防倾斜等作业参数,这些都需要威盟进口机电团队专业级的流程作业!

(3)配备进口仓库、精密吊装搬运服务的威盟供应链进口报关团队

凤凰老江:威盟供应链很重视进口机电仓库的配备,你们在香港元朗有全港最大的超过4万平方米的威盟腾达仓库,现在又在广州南沙港一期一号仓挂牌“进口机电仓库”,是方便提高进口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的清关物流服务吧?

叶彬郎:当然是的。自从2001年开始,根据进口二手旧机电的政策需要,威盟供应链团队操作韩国日本的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报关服务,常常组织二手旧机电产品发货抵达香港元朗威盟仓库,完成二手机电的海外中检手续。

威盟供应链这次在南沙港挂牌专门的“进口机电仓库”很有必要!广州港与全球100多国家400多个港口有海运贸易往来,是进口大港。2018年,广州港完成货物吞吐量61313.3万吨,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192.21万TEU,两项港口指标均位列世界第五。南沙港区是广州港的主力港区,港区已建设16个10万吨级集装箱泊位,6个5-10万吨级散货泊位,3个5万吨级以上汽车滚装船泊位。

威盟进口供应链在南沙挂牌“进口机电仓库”, 首期投入使用面积4000平方,后面预期有12000平方的码头内仓。威盟进口团队的进口机电仓库,既是便利进口二手旧机电客商的货物装卸、仓储、打包和分拨等物流配套工作;也是作为威盟进口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的服务硬件,保证上下游进口机电企业客户的业务竞争诉求。


凤凰老江:威盟供应链的进口机电生产线清关物流服务,除了配置专业的进口机电仓库,还配备精密吊装搬运服务团队。从同业服务竞争的角度,这些硬件的功效很大么?

叶彬郎:服务永无止境!最好的服务,源于服务团队的态度!


威盟进口供应链团队,多年来很珍惜进口机电服务的圈子口碑。广州威盟供应链的全国口岸服务团队,本着服务的心态,本着扎根华南地区广州南沙大港,对接进口日本韩国二手机电生产线的流量业务。

威盟供应链精密吊装搬运团队,在华南东莞、华东吴江两个城市驻点,方便从进口港到卸货厂房的各种机电吊装搬运工程作业。威盟的吊装搬运业务,遍及沿海城市到四川、贵州、武汉、郑州等城市。2017年以来,威盟吊装搬运服务团队在吴江投入1400多万,购置低板车和大叉车,常备吊装搬运团队超过120人。目前威盟供应链在常州、南通、无锡和湖州等城市,都有项目在开工。

威盟供应链不断完善进口服务,在南沙港挂牌“进口机电仓库”是追求深度进口机电物流服务的举措。同时,威盟“进口机电仓库”的叉车装卸与仓储资源,也可以成为国内客商机电产品、汽车与配件产品出口东南亚的“出口集货大仓”。

(四)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报关物流服务的利润模型分析

广州威盟供应链董事长叶彬郎,毕业于广州航海学院。一线多年累积,叶彬郎深度打通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清关物流与精密吊装运输服务两个环节。

身为科班毕业的一线专家,叶彬郎从进口物流服务利润产值来谈,一般来说,国际运输成本占比国际贸易货值的5%~20%都是合理的。而机电设备生产线的货值相对很高,尤其是半导体设备、显示面板生产线、AI智能制造设备与相关电子信息工业机电设备的货物价值,是普通货物价值的10倍到百倍不止,注定机电设备生产线的进口报关物流、吊装运输的服务内涵,有高技术要求、有高服务要求、有高服务利润的价值所在。


举例一:威盟供应链,操作一票旧机电业务,4个集装箱的货量,从日本抵达国内。这个作业过程,需要威盟供应链3名进口跟单员,跟单时间超过20天。假如这个进口机电清关物流作业赚取服务费16000元以上,其实很合理。

举例二:深圳一家光电企业扩大产能,需要承接韩国某厂的整体生产线,进口1200只集装箱的几组的旧生产线。中方国企物流公司、威盟进口供应链、港资物流公司、韩国物流公司,一起投标。最后韩国物流公司以1.6亿项目总保费签下这个项目。


作为进口物流行业的领军力量,叶彬郎关于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报关物流服务的利润分析,仅仅用很简单的两个案例,就得到数据化,模型化的结论。

作为资深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报关物流专家,叶彬郎的进口物流行业模型分析,值得业界来参考。

(五)叶彬郎“全球机电进口清关物流”的理念,开放式分享!

从业近20年,广州威盟供应链董事长叶彬郎为进口物流行业培养了过千名的直系徒弟人才。身为二手旧机电设备生产线进口报关物流的老专家,叶彬郎能够紧跟制造业升级的大节奏,保持行业探索的心态,很是珍贵。

叶彬郎对进口机电服务行业保持不断挖掘、开放分享的态度;他认为“全球机电进口清关物流”是一个细分物流服务行业,基于这么大的进口机电设备市场存量,绝对可形成“接单信息化、作业机制化、服务高效化”的进口机电物流产业理念。

接下来,广州威盟供应链天河北办公中心连接全国服务网点,与南沙港“威盟进口机电仓库”互为补充、互相驱动发展,为进口二手旧机电设备的客户提供包括进口单证制作、起运港手续、进口清关运输一体化、完税仓储中转以及厂房吊装搬运等多样服务。


在此,祝贺叶彬郎及威盟进口供应链团队,在进口机电设备生产线清关物流的细分服务事业,蒸蒸日上!